六合

中国儿童资源网

音乐钥匙

  让梦想彩虹长桥无限延伸,飞象日日上台表演,梦幻与现实寻找相交点,我心房的门隔三差五会有打不开的时候,因为我找不到那把合适的钥匙。

  我彷徨,我寻找,寻找那把属于我的钥匙。岁月如歌,恍然发现那把钥匙原来就是长伴身边的音乐。

  记得还是初二,一早一晚还是有雨。处在叛逆期的我与爸爸闲谈,谈到敏感话题,我们父女便争吵起来。只因为那时心智还不够成熟,受不得一丁点气的我把门一推便冲了出去。“人在愤怒时,智商几乎为零”的确是这样。我就想给爸爸一次“下马威”,偏激一回,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骂我。当时我确实就是这样想的,边想边像个流浪汉在街头闲逛。忽然,在一家衣店前,听到陈奕迅的《单车》,我闲逛的脚步连同我复杂的心都停留在此。“难离难舍想抱紧些,茫茫人行好像荒野,如孩儿能伏于爸爸的肩膊,谁要下车……”我随着音乐若无旁人的哼起来,一字一句唱出我内心的独白,一串串音符在我心中波动。我不争气的眼泪不停地流,不停地流……我拿出手机,屏幕上显示着十三个未接来电——全是爸爸的。时间突然凝固,所有的委屈和误解都不见了,与爸爸有关的温馨记忆都聚成一股暖流。“音乐是最好的良药。”音乐不单单只是一首歌,它更多是一位读懂心声的智者,又或是当时钟情于与另一颗心血战时,治愈病痛的一剂良药。我带着眼泪将电话拔了过去……音乐是打开爸爸之间隔门的钥匙。

  初三上学期,只开学一个月,我就被一身冷水。第一次月考——班上排名十三。这大概是对我还没意识初三学习任务的繁重,依旧贪玩的惩罚吧。我领着成绩单,似乎听到内心的另一个自己若有讽刺地声音在问我:“你考得怎么样?应该还不赖吧。你一直都‘还好’啊….”这时脚下的路变得漫长,每跨一步就像跨越一个世纪。终于到家,正好爸爸打电话过来。我以为他会问我月考成绩之类的,“最近还好吧?学习压力不大吧?零用钱够吗?衣服够暖和吗?……”每次都是他在电话那头问些重复枯燥的问题,而我只是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来催他挂电话。这一次我确实是第一次在电话这头哭,一方面面对爸爸体贴的问候于心有愧,另一方面又埋怨自己如此不上进,没有优异成绩也不懂暖心。“游戏就算输了亦有限,难过像过山车哪么办。前程不管可否更加灿烂,认真去玩,全心去玩,更好玩……”陈奕迅隔着电视屏幕低声唱起《猜情寻》,我静静地听着,想着,坐在沙发上,任凭眼泪肆意流淌。是啊,一次考试并不能决定胜负,这更像是游戏,这样失利了我就得认真全心去准备下场,华丽赢回下场。我还不能认输,我还有我的梦想!擦干眼泪跟爸爸坦白了成绩,他语重心长地鼓励我下次加油,慢慢来……音乐同样像极了一位好父亲,能走进内心倾听心声,给得起温柔又不失能量。音乐,真的是打开的心门的钥匙。

  音乐就是这样,能为我产生化学反应,“哐当”打开我心房的大门。总有一把钥匙属于自己,属于我的钥匙——音乐。

document.write("